必赢国际


小说叙事的精神把脉

来源:金叶文苑(烟草内网) 发布时间:2018-12-26 10:20

最有特性和深意的小说叙事,往往表现在不动声色地为历史或者现实中的人们作精神上的把脉和心理上的透视。小说家以极大的热情和关注的态度,去探求种种社会心理现象,看取生活深刻、观察人性独到。这种本领还表现在小说家对“活在”日常生活中的历史人物的品尝和评价当中。小说《美人泉华》中有一个细节,是关于虞美人花的延伸性描写的,就具有这样的历史透视力量:

今年虞美人花开得倒早。很美,平展开的胭脂红花瓣,还镶了一道乳白的边儿。那红色,据说是虞姬的鲜血。虞姬为霸王唱啊跳啊,然后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老师说是虞姬不想拖累霸王,要他下决心突围。但有一天她突然想到,虞姬其实是被霸王逼死的。霸王不愿她落在刘邦的手里,心想,不行,你得死掉!当然霸王不会明说——他是个政治家嘛!他暗示。虞姬当然懂得起那是暗示。所以……

这个细节的文化内涵非常丰富也非常吊诡。但内中含纳的那种坚硬不屈的民间伦理感受和评价,一点也没有被宏大的历史进程和社会演变所磨损。作家借小说叙述者的口吻,由对虞美人花的物理情状的描写,进而联想到“霸王别姬”的历史悲剧。关键是,它从真正的民间的立场和乡土视角,将两千多年来被皇家“道统”定位为“悲剧英雄”的项羽彻底颠覆了。“他是个政治家嘛!”许多人竟然忘记了项羽的基本身份;而虞姬的基本身份是“政治家的情人”——只有站在民间的立场,用乡土人伦的视角才能看清这一悲剧的实质。

小说《帽上蓝鹰》描写仲夏的薄暮时分,崔伟和秦月两个恋人俯瞰汛期的嘉陵江心事重重。但是民风民俗气息完全盖过了他们的惆怅与伤感:

古城墙蜿蜒数里。嘉陵江如飘逸的黄绸绕城而过,从天边来,往天边去。美丽的沙洲之上是彩色的泳者,而今已无船帆,但小巧的渔船们在往返,孜孜不倦地下网,向自然作沉默的索取。夕阳西下,雾气渐消,重庆的酷暑已是强弩之末。崔伟和秦月坐在城墙边,俯瞰四野,凉风习习,雀鸟归林,城墙下有农人唱着上一辈的歌:“青石板,石板青,千年踩来无脚印”,一缕沧桑爬上心头,秦月眼角挂上清泪。

小说写南温泉自然景色、风物和地理的特殊性同样很有意思——既有重庆世俗山水的质感,又有“非重庆的感觉”:

天如织锦,大自然自己的歌在自由地飘。路没尽头,水没尽头。要说温泉,日本没法比,日本全是火山。而重庆真正的植物全都在这里,重庆真正的水也在这里。因此,这里的人一个也不像重庆人。

意思是说,市场化以后,来这里泡温泉的人大多不是平头百姓,非官即款。这些人来这里主要不是泡温泉,而是吃喝玩乐一条龙。在小说家的叙事感觉中,这些人已经没有了重庆人的“本原”味道和质朴气息。可谓透视深刻,而且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