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国际


永远出征的回民支队

来源:金叶文苑(烟草内网) 发布时间:2018-12-26 10:20

王小丫,本名王英,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获奖。作品入选《2014中国散文年选》、《2015中国散文排行榜》、《2016中国散文排行榜》、《2016年度精短散文》、《散文选刊》等。2016年,被河北省文明办评为一一一河北省才女之星。


永远出征的回民支队


公元2017年3月17日的上午九点,早春的艳阳照耀着革命圣地延安,延安的清真寺里,一名姓韩的青年阿訇在这个时刻准时念诵起了伊斯兰教的永恒圣典《古兰经》。许多年了,每到这个日子,延安的清真寺里都会有一位阿訇准时念起《古兰经》。经是念给一位名满天下的回族八路军战士听的,他的经名叫做:优素夫·马本斋。1944年的3月17日,也是在这样一个早春的上午,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延安枣园的窑洞里挥笔写下了七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马本斋同志不死!

屈指算来,我们的民族英雄马本斋今年已经整整115岁了,但在全国人民的心目中,他永远都是那个雄姿英发横刀立马,率领着回民支队的伊斯兰健儿们驰骋疆场奋勇杀敌的光辉形象,河山万里,英雄的回民支队仿佛永远都行进在消灭法西斯侵略者的征途上,红旗猎猎,征尘未洗。

马本斋是我的乡党。2017年8月30日上午10点,我这个汉族晚辈,斜倚在我们献县本斋乡本斋村清真寺的院墙上,听着富裕起来的乡亲们闲话着当年回民支队的往事。新世纪的阳光和平温暖地照耀着人间,眯起眼睛,就听见有铿锵的锣鼓声从历史的深处响亮地传来——没错,80年前的今天,后来名垂青史的回民支队就是在这座清真寺里宣告诞生的。回族的男儿们大都从小习练武艺,身上都有点功夫,性子里都有些彪悍。但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挣扎在艰难困苦之中,水深火热。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侵略者的铁蹄踏进了河北,腐败的国民党河北政府竟置人民死活于不顾,跑得飞快,整个河北省处于无政府状态。于是回汉各民族纷纷揭竿而起,竖起保家卫国的大旗,山河破碎,国难当头,1937年,我的乡亲马本斋拍案而起,他决定成立一支自己的队伍抗日救国。

马本斋是东辛庄贫苦农民马永长的儿子,早年因为生活困顿,才在东北的奉系军队里当了兵,后因作战勇敢,足智多谋,被选送进著名的东北讲武堂学习深造,28岁时就当上了团长,方圆百里的乡亲们都知道他的鼎鼎大名。两年前他刚刚愤然辞官回家。因为“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竟一枪未放全线撤退,拱手将东三省大好河山和数千万父老乡亲让给了凶残的日本侵略者,他义愤填膺主动请战,却遭到了上级的严厉训斥,此后更是受到各种排挤。马本斋忧心如焚,他越来越觉得国民党的军队像一个不见底的黑洞,这黑洞令他窒息。不久,马本斋悲愤地赋诗一首,辞官回乡务农:风云多变山河愁,雁叫霜天又一秋。男儿空有凌云志,不尽沧浪付东流。

回到家乡的马本斋立刻受到各种武装势力的争抢,但马本斋有他自己的想法。早在国民党军队里时,他就隐约听到些风声,说只有共产党八路军才是真心实意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他一直心向往之。刚好这时我们的党中央也决定在冀中平原建立起自己的抗日根据地,于是经过一番相互寻找,终于一拍即合。

党对这支队伍进行了严格的打造,在队伍里逐层建立了党组织,建立了党的坚强堡垒,实现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经过多次整训后,思想觉悟和军事素质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走上了正规化的道路。马本斋一直羡慕八路军部队那种官兵一致,生龙活虎的劲头,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更令他欣喜的是,党还派来了一位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战士给他当政委。这位小他12岁的郭陆顺政委,别看年轻,政治水平却非常高,立刻受到全体战士的爱戴。他虽是汉民,却以身作则,带头遵守回民的生活习惯,像疼爱自己的亲人一样疼爱着回民支队的每一位战士,每次行军到了宿营地,他都要按班检查,问寒问暖,亲自给战士们挑脚上的燎泡,一边挑一边还唱着快板:“哎,游击战,真正好,敌进我们退,敌驻我们扰,敌疲我们打,想跑也跑不了,游击战,真正好,就是不能怕跑道儿,腿疼痛,脚打泡,咱们有法来治疗,热水洗完用针挑,睡上一觉保管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一天的疲劳全跑光了。马本斋队长和郭陆顺政委相互敬爱,感情极深,两人无话不谈,一谈就是大半夜。不知不觉间,郭政委用党的关怀与温暖塑造着回民支队的灵魂,也深深影响着马本斋这位曾在国民党旧军队里待过15年的八路军新战士。马本斋一改旧军队里简单粗暴的旧习气,开小差的战士被找回来后,马本斋不但没有批评,还专门给他开了一场欢迎会,感动得那位战士连连表示:“以后拿鞭子赶我也不走了。”
 回民支队在战斗中成长,迅速发展成一支威震敌胆的抗日铁军。马本斋常对战士们说:“咱们回民族历朝历代都受压迫、受歧视,可从来没有屈服过,现在咱们回民支队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用共产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抗日队伍,我们抗击残暴的日寇,就要发扬宁死不屈的精神,党指向哪里,即使千里万里也要奔去,假如由南往北冲,就是死了,头也要朝南,这才是英雄好汉,要是头朝北,死了也是孬种!”这就是回民支队的性格。有了这种精神,回民支队就变得异常彪悍,一次突围战中,有位战士用自己的汉阳造和鬼子的三八大盖拼刺刀,敌人的枪比我们的枪足足长出了一尺多,为了能将刺刀刺进鬼子的胸膛,这位回民战士杀红了眼,不惜让对方先刺进了自己的身体,最后,他与鬼子同归于尽。“百团大战”时的一次攻城战役中,支队战士们的勇猛顽强深深震撼了他们的对手,战斗结束后,他们将回民支队没有来得及收走的几十位战士的遗体恭恭敬敬地埋在了城墙下,并竖起了一块巨大的木碑,上写:回民支队战死者之墓。敌人的头目亲自给死去的战士们鞠躬,并要求他的部下们向他们学习,说这样的中国军人才是真正的勇士。回民支队在党的指引下驰骋在冀中平原、冀鲁豫、冀鲁边广阔的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成为一支“打不垮,拖不烂,无功不克,无坚不摧的铁军”,被毛主席誉为:“百战百胜的回民支队”。

回民支队的队伍里不仅有回民,还有汉、蒙、维、满等多个民族的战士,甚至还有过一名日本八路,他名叫田中,一次战斗中被另一支八路军俘虏后加入了反战同盟,后来他主动要求到他久仰的回民支队里当了一名战士。许多年后,这位回民支队的日本队员仍然记得当时的百姓们是多么的热爱着回民支队。

1944年的2月7日,回民支队的创始人、民族英雄马本斋,因积劳成疾医治无效,含恨病逝于不能随部队一起出发去延安的遗憾之中,那年他42岁。这位忠诚的八路军战士,他用生命兑现了自己入党时的誓言: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贡献出自己的一切!

回民支队到达延安后参加了保卫延安的战斗,替他们敬爱的司令员完成了一个滚烫的心愿。此后,由于战争需要,回民支队的战士们被改编进其他几支兄弟部队,汇入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汪洋大海,回民支队的番号从此消失。
  公元2008年11月的新疆奇台边防线上,白雪皑皑,北风呼啸,一位来自回民支队故乡的献县汉族农民赵文岭,他历经27年的寻访和精神跋涉,终于找到了回民支队的余脉——守卫在中蒙边境线上的一支边防连。那一刻,夕阳的余辉映照在中蒙界碑的国徽上,鲜红的“中国”二字格外光辉夺目,他在心中呼喊着祖国母亲,不禁双膝跪倒,热泪长流。

其实,我们的回民支队,它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正如《回民支队战歌》里唱的那样:我们是刀我们是枪,我们是回族抗日武装,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子弹射穿敌人胸膛,把敌人消灭光;我们是铁我们是钢,回民支队战士响当当,青纱帐里埋伏着我们八路军,抗日救国打败小东洋,让中华挺胸膛!如今,回民支队的革命战士正同挺起胸膛的十三亿中国人民一起,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迈着整齐坚定的步伐,前进,前进,前进,进!